( ̄▽ ̄)

[堂良] 错 (番外)

*日常ooc
*有见过正文没有先发番外的么(´▽`)
*写完发现主角似乎没有出现
*圈地自萌,么么哒

(我也不知道是谁的视角)

如果你可以接受来自一个老人的唠叨,那么你可以看看我的故事。甚至它不能算是一个故事,只是一个老人对于往事的缅怀,人老了总是容易记起过去的事,不是么?

我记得,那年我闯入那暴君的宫殿却只见到了他一人,他抱着他的三弦随意的弹着,似是没有听见外面的喊杀声,我环顾四周不见那暴君的身影,正想质问,他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,把三弦放到一边,对着我跪下。

我记得他说,
今陛下兴义兵,诛暴君,应登至尊之位,受众生朝拜。九良自知犯了大错无颜再见各位弟兄,唯有一死方能谢罪。陛下若顾念旧情,九良唯望陛下以圣明英武之姿,四海九州之力,换得盛世太平。

说罢,他把头低了下去,
现还请陛下处置最后的前朝余孽。

我把剑高高举起,他竟放跑了那贼人!多年的谋划多人的心血就这么付诸流水!我的手在颤抖,却不是因为生气。

大概过了很久或许也就只有一会儿,我放下了剑。

你走吧。我听见自己的这样说。

那个时候我大概看上去很狼狈。他抬起头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行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君臣大礼。

他说,
九良愿陛下福寿延年,享盛世繁华,受众生敬仰!

我看着他慢慢起身,看着他一步步走出曾经华美的宫殿,穿过满是鲜血的走廊,最后他单薄的背影离开了我的视线。

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,他应该是恨我的,毕竟是我把他送入了这个华贵的鸟笼,他本该是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雄鹰而不是供人观赏逗乐的鸟雀。

后来我也派人找过他,他们带回来一封信,说他在一个小村子里当教书先生,和那贼人一起。他们问我要不要去把他们抓回来,我摆了摆手,算了吧。

信里倒也没有写什么重要的东西:就说他不恨我,让我不要太记挂这些。说我的理想太远太大,他想要的只是山明水秀、粗茶淡酒,共白头、长相守的一辈子。还说让我有空去他那里看看,把他的三弦还给他。

你说啊,一个前朝的暴君,一个反叛的细作,两个名义上都死了的人邀请当朝皇帝去家里坐坐,他们是不是心大。

不过后来我也没有去找过他们,只叫人把他的三弦送了过去。我不想打扰他们的生活,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们。只当我还是放不下过去吧。

有时候我也会想,是不是当时我没有想到谋反,现在的结局是不是不会这样?
后悔么?当然后悔了,这世上总有人说此生无悔,要我说这可都是哄傻子玩儿的,要是真的无悔,那这一辈子该有多无趣。只能说要是再给一次机会,我还是会选择这条路,即使会后悔。

如今倒也应了他的话,我已经九十五岁了,子孙满堂,受人敬仰,世人都道我英明神武,创盛世繁华,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。

过去的那些秘闻也都随宫里那些老人的去世不再有人知晓,我本想把这些陈旧的往事带去墓里,但总觉得是亏欠了,甚至连史书中都不曾留下他的只言片语。我觉得他至少应该留下一个名字,所以我还是提起了笔,用颤抖的手写下了这些往事,写下了他的名字、周九良……

[堂良]缘

*日常ooc
*小学生文笔,很啰嗦
*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*一个睡前的脑洞,一发完
*圈地自萌,么么哒

这是真的,
只一眼、定下的便是一生。

周九良本是一个商人家的公子,也不说多富,一辈子吃穿是不用愁的。人都知道周家的小公子爱听戏,三弦儿弹得也好,就是那些爱听大鼓书的老先生也挑不出毛病。
那时,周九良住在南城,都是些深宅大院。
他喜欢在靠近后门的那棵桃树下练习三弦儿,本来没有特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那里安静。后来是因为每日在午饭前一两个时辰,会有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少年经过,吆喝的声音悠悠扬扬、飘飘荡荡,打透了院墙进了周九良的耳朵里。
“蜜~蕊~冰~糖~葫芦~~”悠扬飘荡的声音再一次响起。
“哎,先生,给我一串儿。”
“诶!好嘞!给你留了串儿个大的,拿好喽!”
“今儿生意一般啊,都没少几串儿。”
“嗨,谁家太太小姐天天吃糖葫芦,总不过是偶尔吃一次尝尝鲜。哪像你,倒是也吃不腻。”

孟鹤堂就是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,但是人长得好看,嘴也甜。总有些姑娘太太来买他的冰糖葫芦,生意倒也不错,日子过得也还凑合。

周宅的位置有些偏僻,孟鹤堂一般最后才会走到这里,将自己留的最大个的冰糖葫芦递给小孩儿,再和他聊聊天,才算是上午的生意结束了。

孟鹤堂本来是不拐到这里的,想着少走点路早些回去吃了饭好准备下午的活儿。只是有一次听到了乐声,脚下一晃就到了一扇门前。
说来也巧,周九良虽说是少年老成,但也还小,总有些少年心性,听到了几次叫卖声也是好奇,后门一开,两人便相遇了。

孟鹤堂记得那天周九良穿了一件水绿的大褂,有些胖胖的,像个白面团子。
周九良记得那天孟鹤堂穿着一件有些泛白的大褂,下摆系在了腰上,眼睛很亮、像是盛了星星。

“先生,给我串儿糖葫芦吧。”
“呦,不好意思,买完了!”
“哦,这样啊。”小孩儿的声音里带了点失望。
“要不这样,我明天给你留一串。”不知怎的就说出了口。
“可以吗!那就麻烦您了!”小孩儿又笑了,一口大白牙差点晃孟鹤堂的眼睛。
“没事儿!”

后来他们慢慢熟了,孟鹤堂每天都会到周家的后门,喝着周九良准备的茶水,给他讲讲每天的趣事,有时候周九良也会给孟鹤堂弹一段三弦。

其实,孟鹤堂也不知道他这样是图什么,周九良是个小少爷,而自己只是个小贩,怎么也玩不到一起去。但是他喜欢看周九良的笑脸。
其实,周九良不太喜欢吃甜食,他觉得那些都是小姑娘吃的东西,太腻。但是他喜欢孟鹤堂的眼睛和他的故事。

后来,周家落败了,一夜之间,人财两空。
对外都说是狠心的盗贼,本来只是想偷点金银哪成想被周老爷发现,就下了死手。
其实明眼人都知道,周家的生意越做越大,怕是耽误了哪个贵人的财路。

虽说顶梁柱倒了,但周母也不是娇弱的花朵,跟着周父在商场十几年风风雨雨,也练了些手段。她把宅子卖了,换了钱。带着一双儿女搬到了北城,做起了一些小生意。
周九良在孟鹤堂的介绍下在戏园子里担了个弦师的职务,也帮着贴补家用。
有时孟鹤堂和周九良也会帮着开当铺的高老板上大街上卖卖估衣,俩人一唱一和的总能卖出去。孟鹤堂会把自己得的那点钱分出一些给周九良买点小玩具什么的。

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,当年的白面团子瘦了下去,棱角也明显了起来。
那天是周九良二十四岁的生日,孟鹤堂带了几坛子酒和一个布包来。周母见天色不早了,两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,想着是周九良生日也就由他们去了,嘱咐他们别太晚,碗筷明早起来再收也行。就回屋休息了。

酒过三巡,两人都有些醉了。孟鹤堂醉的更厉害些,拿过布包展开,里头是一件水绿的大褂。
“这……?”周九良醉了反应有些迟钝。
“哼~我呀,当年第一眼见着你你就穿了这么件大褂,白白胖胖像个团子似得,那怎么说来着…真是好一个翩翩少年郎!”孟鹤堂捧着大褂,
“可是啊,你后来就没穿过了。我就想着啊,攒钱给你做一件,再穿给孟哥看看,嘿嘿嘿……”说着说着,孟鹤堂就开始笑了起来,可笑着笑着就哭了,
“我啊,老早就贼上你了。可是身份摆在这儿呢,你是小少爷,我哪能高攀呢?说实话,一开始我就是想守着你,看你娶妻生子,幸幸福福的过好下半辈子,可是啊后来发现自己放不下了。九良啊,你说说,孟哥该咋办?”
周九良半天没说话,就听着孟鹤堂大着舌头絮叨,听着听着就笑了。
“嘿!你个小没良心的,你哥苦恼着呢,你还笑!”
“先生,我可是在十七岁那年就跟了你啊,我还不知道找谁说理去呢…唔,先生、姻缘有份。”
听了这话,孟鹤堂还愣了愣,用他目前不太灵光的脑袋想了想,又笑了起来,“我可当你答应了啊!”
说着,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周九良的额头。

“姻缘有份”
“愿你嫁我”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番外2)

*ooc
*渣文笔
*设定奇怪,只是自娱自乐的产物

这家剧院在白天从不开门,每当夜幕降临,剧院的门口就挂起了小小的红灯笼。
舞台下的客人三三两两的坐着,还没到正式开演的时间。那位神秘的讲述者出现了,他并不在意台下零散的客人,轻轻咳了一声,开始了今天的故事…

刚在这个村子里呆了十天,或许是这里淳朴的民风打动了他,渐渐的放下了最开始的防备,回到了一个十多岁少年应有的样子。
“刚!”一天的早晨,J桑大声呼喊着刚。
“来了!怎么了!”正在后厨帮忙的刚快速跑来,奇怪的看着老人严肃的神情。
“你…你知道你身上的力量吗?”刚愣了一下,低下了头。
被发现了啊,所以要把我赶走了吗?就像之前一样,明明说好不会怕的,但是最后还不是只有我一个人。明明说好的啊…果然是我的错吗…
“刚!”J桑看着眼前钻进了牛角尖的少年,皱着眉头。
“是…”
“你要不要跟我学怎么控制它们!”
“啊?”少年因惊讶而瞪圆了眼睛,“要…要!”
“那么,在这里找到你的守护者吧!”在得到少年的肯定之后,J桑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,那里除了两人脚下的一点空间之外都堆满了杂物。
“加油,少年!我看好你!小心灰哦”J桑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,地上还似乎很贴心的留下了毛巾和围裙。
“真的不是玩我的吗?”刚站了一会,开始了在杂物堆里找守护者的任务。

“真的能找对吗,那个孩子。毕竟目前还没见过吧?”在另一个房间里,东山有些担心的看着正在整理杂物的少年。
“大丈夫!他们之间的默契还真的没多少人能比,而且这可是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让他们见面了!”
“要是错了,您想好办法了没?”
“这个嘛,顺其自然呗。”

不多会儿,刚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把武士刀,大概有些年了,上面落满了灰。
刚一看见它,内心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是他,快,拿起他!
但当刚的手才抓到刀身,就有一阵刺眼的光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。

“看吧!我就说能成!”时刻关注着刚的两人见他拿起刀的一刻就出了房门。

刺眼的光过去,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少年站在眼前,腰间别着那把武士刀。
刚被眼前这一幕大变活人吓到了,两人面对面大眼瞪着小眼。最后还是少年打破了沉默。
“刚,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我是堂本光一。”说这话时光一的眼睛里带着愉快,狐狸似的眼睛笑的弯弯的。
“啊…阿嚏!”正当刚想说什么的时候,一个喷嚏迎面扑来,“啊!对不起!真是的这么多年都不擦擦我吗?都是灰!阿嚏!”
刚这才发现光一全身都是灰尘,每打一次喷嚏就有一些抖落下来。
“我听见了哦!”J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快去洗澡!脏死了。”
“我这样都是怪谁啊!”光一抱怨着,还是跟在东山身后去澡堂了。

“J桑,他…”
“是你的守护者呦,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,一直一直都在等你。记得要好好相处啊!毕竟你们都付出了那么多…”说着这些的J桑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,睿智且慈爱。
“…什么意思?”
“嘛~总有一天会知道的!刚,快去做饭,光一好不容易回来了要好好庆祝一下!”但那只是一瞬间而已,J桑马上又变回了那个急性子的老头,一眨眼就不知所踪。
“嗨…”那家伙还要吃饭啊?他到底是谁?总感觉很熟悉,就好像是一直待在一起一样……刚这样想着,走向了厨房。

故事戛然而止,神秘人像之前一样默默鞠了个躬就走了下来,在后台隐没了身影。接下来热闹的表演打散了刚才的沉静。
下一次有没有人还会记得这个无聊的故事呢?神秘人的嘴角悄悄弯了起来,会的吧,或许。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番外1)

*ooc
*渣文笔,无逻辑
这真的只是一个很无聊的故事,所以谢谢每一个看这篇文的人。
没赶上J跨的我哭唧唧(*꒦ິ⌓꒦ີ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还是要祝大爷生日快乐!(但是在这章里没有出现

        小巷的尽头有一家小小的剧院,每到月末,就会有一个神秘的艺人来到这里,用低沉的声音述说一个古老的故事,并且很快离开。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但没有人会在意,因为,这里是个特别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 咳,舞台上的艺人清了清嗓子,场下的客人安静了下来,今天的故事开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平安年代是一个阴阳师鼎盛的时期,或善或恶的妖怪们在各地出没,扰乱了一方平静。
        但我们今天的故事发生在几百年之后,一个多数大妖怪和阴阳师都已经隐没的时代,在一个只有二十四户人家和一间神社、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村子里。
        一天,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事,一个村民在拾柴时发现了一个挂在树上的昏迷的男孩。村民将他带去了神社,过了大约两天,男孩才醒过来。
       老神官问他“你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会在那里?”
       “我是刚,堂本刚。”
       再多的,无论怎么问他都不再出声。
       看着眼前的男孩不符合年龄的成熟,老神官叹了口气说“刚くん,你是我见到的第三…不,应该还算是第二个堂本。之前那个小子是个倔强的性子,和你很像。”男孩盯着老神官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       “但是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病人应该吃点东西,喝点水。然后开始休息。”老神官转身想走又突然转过身“啊,对了!我是喜多川,你可以叫我J桑。”然后又快速地离开。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刚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这个救了他的老人,还有那个奇怪的称谓。
      又变成了一个人呢,之后会被赶出去吧,毕竟我这种来历不明的人,救了自己已经是最大的限度吧。刚的手紧紧地抓着被子的边缘。
      刚的走神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因为J桑带着一个砂锅回来。“来!快吃吧!男孩子就是要多吃一点,你太瘦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刚看着眼前明显不符合自己饭量的锅子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慢慢地吃了起来。锅里是普通的白粥,但已经昏睡两天的刚觉得自己抽搐的胃舒服了很多。
      “谢谢您,我待会儿就会离开。”看着锅里还有大半的粥,刚开口了。清脆的少年音此刻带了些沙哑,让人有些心疼。
       “你在说什么呢!你给我待在这里,直到恢复为止。那里都不许去!东山!”老人好像生气了,对门外大喊着谁。
       “来了。”一个优雅的男子应着,出现在房间门口。
      要把我赶出去了吗?刚想,低着头,等待着这一刻的发生。
      “你给我呆在这里,盯着他把粥吃完。我有点事出去一趟。”说罢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。
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 “呵。”东山看着眼前男孩呆呆的表情笑了出来,“你还是会想这么多啊,你就安安心心的待在这里吧。好了,继续吃吧,要,吃,完,哦。”
      “啊?”刚仍是呆呆的看着东山,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真的是要让自己吃完的样子,但是他说的话却莫名让人感到安心呢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,刚就在神社住了下来,热情的村民们让刚最开始的防备卸了下来,回到了一个十多岁孩子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 “果然,还是这种样子比较顺眼啊。对吧,东山。”
       “是啊,所以还有一位堂本君该怎么办呢?”
       “啊!大丈夫!这个不用担心啦,总会苏醒过来的,现在重要的是刚。”
       东山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远处少年的身影,希望他们这世……我也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两人并肩站立,意外的有点想念啊……

       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艺人从坐垫上站了起来,微微鞠了一躬,什么都没说就走向了后台,不顾别人的反应。客人们也好像已经习惯了一样,恢复了之前的交谈。
       不多久,下一个表演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 这个短小无聊的故事很快被人抛在了脑后,但总有人记住并默默期待着故事的后续,不是吗?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5 END)

*OOC
*渣文笔
其实看不出什么cp感

      明媚的阳光撒在草地上,有些刺眼。四个孩子聚在一起,但比较明显的分成了两组,一个孩子被圈在了里面。
      "喂!纯!你这两天都跑去哪里了啊?都不和我们一起玩了!"
      "没,没什么啦,我先走了!"纯转身飞快的跑走了。
      "什么嘛,绝对有问题!我们去跟踪吧!"其他三个孩子看着他飞快跑走的身影,悄悄地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跑进树林的纯并没有发现身后的三个小尾巴,敲开了神社的大门。
       "真的是往这里走吗,人呢?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。"正在说话的三人并没有发现身后站立的人,
       "你们在干什么。"
       当身后传来声音的时候,三人吓了一大跳,想要跑走,但立刻被抓住了衣领。
       "迷路了?跟我来。"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青年说。
       "嗨!"原本以为会被狠狠教训的三个孩子听见这句话,立刻抬起了头,非常兴奋的喊到。
       "真麻烦啊~"
      明明说着这样的话,光一的嘴角却微微上扬。
      是个好人!跟在他后面的孩子对视了一眼心想。

      此时,神社里
      "刚大人,今天的故事什么时候开始?"纯问。
      "不着急,我们还有几个客人呢。"刚慢慢地说,"啊,来了。"
       话音刚落,神社的门就被打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"原来这里还有这种地方啊!纯那家伙真是的,都不和我们说!"
        看到了跟在光一后面的三个人,纯一下子就跑到了他们的面前"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!"
        "还不是因为你,我们担心你遇到不测就跟过来看看。中间还迷路了,要不是遇到光一桑你以后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!"
        "对不起啦,但是……"

       好啦!不要叙旧了,故事要开始了,你们三个就只能从中间听了。感觉无聊的话去找光一吧,他应该在后面的房间里。嗨,开始!

       那次祭典以后,我时不时的会梦到一些奇怪的东西,在梦里,我的身份是一个阴阳师,而且不论我到哪里身边总有一个看不清脸的人,虽然看不清脸,但是我非常明确的知道,他是我的守护者,没有任何理由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,我一直断断续续的做着这样的梦。
       这个梦将要结束了。有一天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了这个念头。
       在那次祭典后,我和光一的关系越来越近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也渐渐发现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叔,只是长了一张绝美的脸。我的称呼也从光一先生变成了光一,虽然一开始只是口误,但是在他的坚持下就一直变成了光一。再后来光一在我的面前也不会摘下那个面具了,
        我也有问过他,是不是因为长了皱纹就不能见人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般听到这种话他都会吐槽,但是这次他只是摇摇头,说我以后就知道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天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,光一傍晚的时候来找我,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,但是不告诉我去哪里。
        反正这个村子里没有我不认识的地方,你能把我带到那里去。
        我再一次被带入了树林的深处,只是从上次的祭典以后第一次走这么远。
       然后我被带到了一个湖边,月亮升起来了,我才发现那天是满月。
       还要一会儿啊。我听到光一这样说。
      什么?
      啊!开始了!
      所以说什么啊!我话音刚落,我就看见了萤火虫从四周飞了起来。很有规律,以湖面为舞台,翩翩起舞。
      好美。我喃喃地说。
      是吧,我找了好久呢!生日快乐,刚!
      大约过了十分钟,萤火虫散去了。只留月光清清浅浅的照在湖面上,散发着柔和的光。
       我撑在湖边看着水中的倒影发着呆,光一站在我的旁边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大概就能知道那个梦的结局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我正想着,光一突然揪着我的衣服把我向后扔了过去。我刚想问他想干什么,就看见我刚刚坐的地方的那一块草枯萎了,而光一正站在我身前和一团黑雾对峙。
        我说过,我饶你一命,但是你不能再来打他的主意! 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光一这样对别人说话,带着刺骨的凉意。
        呵呵,这样的话你也信。也是在那个过分纯良的阴阳师身边待久了吧。好久不见,送你个礼物吧。
       说完,那团黑雾幻变成了一个高大的男子模样。
       纯!你!
       哈哈哈!你的好徒弟太天真了吧,只是几句谎言他就信了,还被我吞噬了身体。
       我说怎么最近找不到他,原来是你!光一的声音里带着怒意。
       生气啊,你来杀我啊。别的不说,就这张脸你下的了手吗?那团黑雾化成的人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。
       你,准备好死了吗。
       光一的手边出现了一把武士刀,黑雾冲了过来。他们交战的十分激烈。大概是顾念我在他的身后,光一有些束手束脚的,不一会儿就挂了彩,面具也被砍掉了。面具下的那张脸竟和十年前一模一样。
       哦呀哦呀,才多久不见,你的刀法就已经退步成这样了。本来还想有一场酣战,看来是实现不了了,只可惜啊。那就只好把你送到黄泉去了。但是,你不是第一个。
       男人用黑雾把光一固定在一旁的树上,向我走来。
       他是。
       我想跑,但是我好像被定住了一样动不了,只能看着他向我走来,掐住了我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 你敢! 不远处的光一大吼,他的眼睛好像红了。
      男人没有回头,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,呼吸渐渐困难。
      我要,死在这里了吗。我的意识渐渐模糊。
      呃,啊嘞,你还能挣脱束缚?男人的胸口被捅了个大洞。残念,我还挺喜欢这个身体的呢。
      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,只记得彻底昏迷前,光一向我跑回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 是你啊,我的守护者。这是我最后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依旧躺在原地,那个湖已经消失不见,黑雾和光一也不见踪迹。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的身边只有一把断掉的武士刀,刀柄上缠着一根红色的发带。旁边有一颗漆黑的珠子,中间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。
        脖子上的伤有些刺痛。摸了摸脖子我才发现之前光一给我的珠子已经不知道掉到了哪里。我看了看周围,想把黑色的珠子捡起来,但是我刚碰到它,它就发出了一阵刺眼的白光,再睁眼就已经看不到了,只有一缕金色的光在我的眼前,想着之前的黑雾,我的身体紧绷着,牢牢地盯着它。它在我的眼前漂浮了一会儿,朝我冲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什……预想的痛苦没有发生,反而感觉像是身体的一部分完整了一样。再次睁眼,我已经知道了梦的结局。
        光…一…?我的手颤抖着捡起了断刀,运用着许久不用的灵力,给武士刀修复着刀身。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又过了很久。多久?我不记得了,反正很久。我再次成为了祭司,但是这次是我自愿的。我等了很久很久,但是光一也没有再有任何反映,就好像是一把普通的刀剑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我也老了,变成了老爷爷,我守着神社,守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我……去世了。
        就像睡了一觉一样,醒来时光一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,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    嗨!这个故事结束了!啊~果然是个很无聊的故事,其他三个孩子都跑走了呢~純君有什么感想吗?

        "那个叫纯的男人……"   
        "那个只是因为你在旁边所以瞎取的啦。"    刚打断了纯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"那,你为什么会给我讲这个故事?"
        "嗯?因为很无聊。而且这只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而已。"
        "只是故事吗?那为什么,我觉得……"
        "那只是你觉得,不是吗?"刚再一次打断了纯的问题,也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。"好久都没有那么多小孩子了呢,今天吃咖喱!光一那家伙虽然对咖喱的要求多了一些,但是做的咖喱还是很美味的。"
        夕阳西下,四个孩子和两个大人一起,坐在廊边吃咖喱,明明是最普通的场景,但就是显得那样温馨。如果某位先生不把自己腌菜里的茄子偷偷倒掉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"为什么要说呢?明明不需要这样的。"
        "纯也为我们做了很多,还是你曾经的徒弟。嘛,就当我年纪大了喜欢回忆过去了吧。"
        "是啊,算年龄你也已经是个老妖怪了啊"
        "喂!你还是趁现在好好享受纯还没你高的时间吧!过两年,他可就不是这个高度了。"刚想起了刚刚光一把他们送出去的时候还摸了一下纯的头,把他的头发挠成鸟窝。
        "你不要说话……"被戳中了痛点的光一默默把刚扛了起来,对于两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人,他们的时间还很长,不是吗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,后来纯再也没有找到过这个神社就是后话了。
     

我的碎碎念:
这是我的脑洞扩展开来的故事,完全没有想到会写这么长。
其实应该是守护者51×阴阳师244,但是正文里完全看不出来(也没说清楚守护者到底是个啥)我个人也没有写大纲的习惯,所以基本上都是写到哪算到哪的,可能会乱。
正文到这里是结束了,后续应该还有几个番外,讲讲之前的故事,伏笔,背景什么的。本人是学生党,平时作业补课什么的也蛮多事情的,和喜欢看我写的东西的小天使讲一声(谁给你的自信),以后大概是一月一到两更
最后,谢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,爱你们^3^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4)

*ooc
*很长,文笔废
本章有babe出没
小天使们求评论~

       刚下完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味道,让人们在雨中的烦躁心情平复下来,“啊~気持ちいいね!”是个会被这样感叹的天气。
      孩子在今天也非常准时的来到了神社,但是青年却没有想讲故事的意思,坐在廊边和孩子聊着天。
     “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呢?一般小孩子的注意力不是很快就会被吸引到其他地方去了吗,你不会没朋友吧?”青年懒懒的说。
       “当然有!但是因为故事很有意思,所以推掉了…”
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。”
      青年好像没有什么兴趣,就安静了下来。
      “那个…山神大人叫什么名字?啊,不是,那个,对不起,太冒昧了…”
       “噗!”青年看着眼前的孩子语无伦次的样子笑了起来,孩子显得更加手足无措,涨红了脸,懊恼地低下了头。
       “刚,我叫堂本刚。我可不是山神哦,被听到的话正牌的山神大人会生气哦。”正当孩子以为不会有回答的时候,传来了一个含笑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“纯!我是秋山纯!刚大人!”孩子健气的声音响起。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青年,啊不,刚的眼中充满了名为怀念的情感,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   没等孩子理解他的意思,刚就开始了今天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 昨天是哪里来着?哦,我晕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  晕过去后我好像做了一个梦,在梦的片段里,我是一个阴阳师, 那时有一个到处作恶的妖怪。我被推举,或者说被陷害,去封印那个妖怪。最后,我封印了那个妖怪,以我自己为代价。
        嗯……你不要这样看着我,已经是很以前的故事了,而且现在不是很好吗,那个妖怪也被某人杀死了。
       在那个梦里,一直有一个看不清楚脸的人,一直陪伴着我。即使是在最后,我死前看见的最后一幕,也是他疯了一样的冲向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一刻我惊醒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大概对他来说很重要,他对我也很重要。醒来之后我想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我才注意到我被抱上了二楼,盖好了被子。
        这下,要好好谢谢光一先生呢。
        我刚走下楼梯,一张大毛脸就凑在了我的眼前,我一下子就坐在了楼梯上
        “哇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哇!kochan!你找到他了啊!”那人看了我一会儿,就转过头对光一先生说话。
       “别吓他,这是大猩猩。”他转过了身我才看见了光一先生,他对我介绍说。
       “喂!才不是!我是长濑智也。”这人的嗓门怎么这么大。
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是刚。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虽然耳朵有点痛,但处于礼貌我还是回答了他。
       “唉!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……”“你可以回去了!”
      长濑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被光一先生打断了并且毫不犹豫的赶出了门。
       “啊,好吧好吧!不要忘记待会儿的祭典哦!利达准备了好久呢!我要先回去准备了,这次你不能拒绝参加了哦!”在出门之前,长濑还不忘回头说着,“刚くん也可以一起来哦!”奇怪的是,长濑走的方向是往树林深处的。
        在长濑走了之后,光一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“睡的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嗯,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么,准备一下去祭典吧!”
       “啊?我也去?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说着,就走出了门。
       瞬间,心里那些感动消失了。为什么就能这么随意的决定别人接下去的计划啊!有问过我吗!喂!
       当然,这不是能让光一听到的话。
       看光一的背影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,我连忙追了上去,才发现已经到了傍晚。斜下阳光给树林带上了一层妖异的红光。
        我有些害怕,光一好像知道我的害怕,回过身来,把手摊在我的面前,“别怕,走吧。”像个王子一样。
       不知道走了多久,总觉得将要穿越整个树林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排朱红色的鸟居。
       原来树林里是这样的啊,没来过呢。
       穿越了不知多少鸟居之后,一阵火光点亮了眼前的景象。就像是普通的祭典一样,各种各样的小吃摊子,带着面具的孩子们跑来跑去。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!”
        “去玩吧,小心点。”大概是被气氛影响,光一周身的气场也柔和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我没带钱……”当我说完了这句话,我们就陷入了安静。
       “噗,给”看着眼前明显在忍笑的人递过来了一个钱袋,见我不收,就硬塞给了我,“没关系,我不差钱。”
好像更加招人打了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看我的表情不太对,光一先生放下一句“我先走了,你慢慢玩。”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嗯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也不早了呢,留下来吃午饭吧。今天吃烤肉哦~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吵吵闹闹的声音从神社门口传来,除了之前的那个男人之外,还有一个人,扛着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!kochan,才多久没见你就和刚有了这么大个儿子!”看着坐在廊边的刚和在他身边的纯,长濑一脸兴奋地转过头去对光一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如果还想吃就不要说话。”光一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长濑就走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 “这肉是我自己带的吧,你这不厚道啊”长濑却完全没有在意,搭着他的肩膀一起走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嗨!都准备好了就让我们开始吧!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烤肉真好吃,不是吗?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3)

最近沉迷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(๑`・ᴗ・´๑)
第一人称好难写,小天使们求评论啊~
*ooc
*进度很慢很慢

     下雨的日子总是难熬的,潮湿的空气、泥泞的街道,被限制的出现。不经意地,孩子的目光落在了床头的香囊上,‘山神大人现在在做什么呢?’孩子心想,‘去看看吧!’孩子的行动力总是惊人的,想到这里,他便提起伞,跑出了家门。浅色的伞面在绿色的掩盖下很快消失不见。
        推开神社的大门,却没有看见青年的身影,“山神大人!你在吗?”孩子在门口喊着,童声在小小的神社中回荡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嘛!下雨天怎么还来啊!”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!”孩子手中的伞飞了出去,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倒去,但想象中的疼痛感没有袭来,一阵力气使孩子向后到,倒入了一个不算柔软的拥抱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心点,要是受伤就麻烦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顺着声音,孩子看到了一个俊美的男人,“不会吓傻了吧?”见孩子盯着他不动,那人的眉毛皱的越来越紧。用不算温柔的力气把孩子扶正,将孩子拢在伞下,“算了,跟我进来。”
       是个温柔的人呢,虽然看着吓人。孩子心想。
       进到了室内,温暖的炉火驱赶了空气中潮湿,孩子寻找的人正毫无形象地躺在地炉边。
       “我去泡茶。”男人将孩子带进来就离开了,“要加上次的蜂蜜!”“嗨。”
       “撒,你过来坐吧,那家伙吓到你了吧。”青年的眼中带着笑意。孩子摇了摇头,在青年的身边坐下。在孩子紧盯的眼神中,青年身了个懒腰,默默地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唉,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有耐心的吗?连下雨天都来了,那个故事原来有那么有趣吗?好吧~到哪儿了来着…

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我就带着装着发带的盒子去了医师先生所说的村尾的屋子。
       以前有这间屋子吗?好像没什么印象。看着被一圈歪歪扭扭的篱笆围起来的两层小屋心想,不会是自己建的吧?噗,应该不会。我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。
       医师先生!我去敲了敲门,但没人回答。
       医师先生!医……当我正想继续敲时,门被人猛的打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谁!他好像刚刚被我吵醒,领子敞开着,露出了大片结实的胸肌,头发肆意的飞起,奇怪的是,脸上已经带上了那个面具。
        啊!是你啊,刚。有事吗?我们在门口僵持了一会儿,他好像清醒了,把我带到了屋里并摘下了面具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……我将盒子举到他眼前,这个是医师先生重要的人的东西吧,这样随便给我好吗?要不……
       叫我光一就好。他打断了我。
       这个人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奇怪?但是看着他好像我不改口就不继续交流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光一先生。
       他好像还是不太开心的样子。到底谁是小孩子啊!我心想,好像和这个人待在一起,我的吐槽功力厉害了不少啊!想着想着,我的思绪就不知飞到哪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唉,你现在好像还用不到这个,头发太短了啊。
       什么?当我回过神就听见了这句话。
       这个。他指了指我手里的盒子说,那好吧,给我,你在这里等一下。
       看着他上楼的身影,我想,果然是给错了,说起来怎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随便的送给别人,这人也是心大,那上面的水晶也值不少钱呢吧,万一我有什么企图,就不还给他了呢!
       我本来以为把发带送还给他,我的任务就完成了,直到我看见他把手递到了我的眼前,他的手里放着一颗乳白色的珠子,不知是什么材质的,用一根红色的绳子穿着。
        光一先生,这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给你的。
       这个应该比那个发带还贵吧!你是多有钱,这种东西随便送的吗!我们加上今天才见了三面吧!这么放心我的吗?……
        总觉得待在这人的身边,就会感觉十分操心,心情莫名会暴躁起来。大概我发呆太久了,他见我没有动作,就直接把那颗珠子戴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       好,不要拿下来了。已经中午了,你该回去吃饭了。
       好的,再见,光一先生。我感觉还有点恍惚。
       那人好像很满意的样子,把我送到了门口。
       再见,还有,我们并不是第三次见面啊,刚。在我走出门之前,听到他这样说。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听到他这样叫我的名字,声音中带着笑意,却隐隐带着些苦涩。
       我站在门口回头望向那人的位置,好像一束强光照射在他身后,只有门和他的影子,我明明没有动,却觉得自己在后退,离他越来越远。
       再见,光一。
       这是……我的声音?
       然后就是一片黑暗,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,一双微凉的手接住了我。

      “嗨!乖孩子应该回家喽~天也晴了。我都闻到晚饭的味道了啊!上次的香囊好用吗?”
       孩子点了点头,想让青年把故事继续讲下去,但青年已经站了起来,把孩子也拉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嗨,你的伞。”到了神社门口,青年把伞交给了孩子,“一路小心。”就把孩子送出了门。睁眼后,果然就是村子里,‘下次,一定要问山神大人的名字!’抱着伞,孩子向家跑去。

       “kochan~我想吃生姜烧肉~”刚转过身,对着身后的光一说。
      “嗨,山神大人。”光一的声音带着戏谑。
      “我可没说过哦。”
      两人并排走进了神社。不久,迷人的肉香充满了小小的神社。
       即使下雨,也是美好的一天~嗯,可喜可贺~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2)

*ooc
*第一次写文,慎入

     下午的阳光总是刺眼的,孩子们都去了河边捕鱼,只有一个孩子因发烧而被母亲勒令待在家里,真是无聊啊~孩子趴在窗口,看着不远处的阳光。忽然,孩子想起来了那个在阳光下给他讲故事的青年,去找他吧!孩子偷偷溜出了家门,向森林的方向走去。轻轻推开了神社的大门,却发现那青年好像知道他会来,正坐在廊边,手边摆着甜点。

     你又来了啊,上次的故事?让我想想讲到哪了?对了…

     过了几天,村民们说村子里来了一个医师,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,低沉的声音不像其他医师一样温柔,周身的气场会让人发抖。但是医术高明,只一副药就让村头小少爷的重病有了好转。会不会是之前那个人呢?明明村民的描述一点都不像,但我却有这样的感觉。
      那一天和今天一样,是个晴天呢。像很多孩子一样,我带着鱼竿去到村子外的小溪边,却发现并没有其他人的踪影,溪边只有那个带着奇怪面具的医师,好像在清洗药材的样子。
      喂!医师先生!要不要一起钓鱼啊!我大声地询问他。看他好像吓了一跳的样子,我笑了出来,就好像受了惊吓的猫一样,抖了一下,手中本来在清洗的药材飞了出去,顺着水流飘走了。我本来以为他会生气,他却说,好啊。他摘下了那个奇怪的面具,完全没有理会飘走的草药。
      啊!果然是那个人!我心想,一点都不惊讶。
      但是啊,说是要一起钓鱼,但是他根本不愿意动鱼饵,好像钓鱼只需要把鱼钩扔下去和提上来的工作。如果钓到了,他会把鱼竿伸到我面前,说,拿一下。很奇怪对吧?明明是钓鱼,却只是把鱼竿甩来甩去而已。
      但是啊,那天很开心呢~明明都不认识,但待在一起的时候就像认识了很久了一样。
      那天分开的时候,他拉住了我,和我说他住在村尾的那间小房子里,我可以去找他。
      好的,医师先生。
      我叫光一。他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。
      我叫刚,光一先生。这好像是个迟来的自我介绍。
      我知道。他的眼中又泛起了笑意。
      就这样走到了村口,他又带上了那个面具,遮住了他的表情。
      为什么…那个… 我想问那根发带。
      这个?下次再告诉你。他似乎理解错误了,指着他的面具说,声音中带着笑意。
      回到了家里,我才想起忘记了问他那根发带的事。
      嘛~下次再问好了~
      刚想把鱼竿放下,却发现鱼钩那里挂着一个做工奇特的小布包,只有手掌大小,散发着好闻的药材的味道。
      啊嘞?什么时候放的,都没发现。大概是香囊吧,做工真差。下次一起问问医师先生吧~
      本来把香囊小心地放在了发带一起,后来又想了想,还是把香囊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挂在了床头。
      要让我睡个好觉哦!我对香囊这么说。

      “很傻吧,对香囊说话什么的。”
      孩子摇了摇头,不知为什么在青年身边,原本因为发烧而晕晕的头好像清醒了不少,正兴致勃勃的看着青年,催促着他将故事继续讲下去。
      “不早了啊~乖孩子该回家了哦! 嗨,这个给你,挂在床头吧。记得,不要和别人说哦!”
      青年在将孩子轻轻推出了神社门口之前,递给了孩子一个香囊。像上次一样,一阵轻微的恍惚之后,孩子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村子里,手里抓着一个做工精细的香囊。要被妈妈骂了啊,看着正气势汹汹向他走来的母亲,孩子心想。
  
     “tsuyo~”
     青年,或者说刚,转过身便看到了一副被抛弃样子的光一,“噗哈哈!”
      “tsuyo亲手做的香囊…”明明是一个低沉的声音,撒起娇来却毫无违和感。
      “什么啊,又不是没给你做过,小孩子的醋都吃啊!话说,你之前做的那个香囊形状真的好奇怪啊哈哈”
      “刚!那是我第一次做香囊!”
  
    真是和平啊~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~
   

呐,你想听故事吗?(1)

就之前有发过,没想到会有人喜欢
稍微改了一下,完善了一下设定吧……大概
然后会全文会很啰嗦的
*绝对OOC

      在森林里,靠近村子的地方,有一间很小的神社,那里曾经住着一位年老的祭祀,还有着一间从不开启的房间。但是自从那位祭祀去世后,便再也没有人记得这里。
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一个孩子因迷路而误闯了这座被人遗忘的神社,他见到了一个巫子服饰的青年,那个青年向他招招手,端出了果汁和点心……

      呐,你想听故事吗?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哦,要有耐心听啊!

      在我很小的时候,大概十几岁吧,在那边山坡上的那棵樱花树下看见过一个很好看的人,他的眼睛闭着,好像在睡觉的样子,阳光透过树梢,浅粉色的樱花落了一身,虽然只看见了侧脸,但我在村子里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人。
      再靠近一点,就一点点……我这样想着,悄悄地靠近了他。但是被他发现了,在我还有一步就到他身边的时候,他睁开了眼睛。他有一双像狐狸一样眼睛,但是里面却没有狐狸的狡黠,更像是黑色的琉璃,干净而纯粹。
      他看见了我,眼中有一闪即逝的惊讶和怀念, 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,但是刚想要仔细看去,那双黑色的眼中就只剩下了满满的温柔。
      你在这里做什么?我问。
      呐,你想听故事吗?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      真是一个没礼貌的人,我想,但是奇怪的,我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 这是会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呦,你坐过来吧。他好像很开心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这时我才注意到他手上绑着一条有水晶点缀的红色发带。
      这是他喜欢的人的东西吧,他好像很珍惜的样子。
      见我一直盯着他的手看,他似乎注意到了我在看什么。
      啊,这是和某个人的约定哦。
      约定?
      嗯。他让我再次找到他时,就还给他。我才不还呢!真是的,都不留下什么线索,到哪里去找他啊!而且这还是我送的吧!我才不要做这种麻烦的事情!
     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! 看着眼前这个好像被打开奇怪按钮开始不停碎碎念的人。但是眼神里没有不耐烦呢。我想。
      啊!不是要听故事吗,快坐过来吧。
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那个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,突然停了下来。又继续拍着身边的位置,见我坐了下来,他清了清嗓子,
     在很久很久之前……
     那人有一副低沉的嗓音,听得让人有些昏昏欲睡。
     真是老套的开头啊,这人真不适合讲故事,即没有村子里的说书先生讲的生动,又没有隔壁锦织桑讲的有趣。但是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感觉。我迷迷糊糊地想。
     之后,我就睡着了。
     醒来时发现已经到了黄昏,我也回到了家里,手上缠着那条红色的发带。母亲说是一位俊美的青年将我送回来的。我问母亲这条发带是怎么回事。母亲说是那人送给你的礼物,下次见到了要好好谢谢他啊!
     奇怪,这不是那个人喜欢的人的东西吗?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给我了,没关系吗?我心想,今天真是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…

    啊!已经这个时间了呢,乖孩子应该回家吃饭了。下次再继续吧!不要和别人说起这里哦~     

     青年把孩子带到了神社门口,轻轻的将孩子推了出去,那孩子感受到了一阵轻微的头晕,闭了闭眼再睁开已经到了村子里,母亲在不远处喊着他,他飞奔过去,心里想着刚刚那个青年,大概是山神大人吧?空气中飘着饭菜的香味,孩子抓紧了脚步,牵着母亲的手,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  神社里,青年看着孩子消失的身影,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“tsuyo,你在干嘛?那个孩子都已经回去了。”
     “fufufu我在想,这一世,你好像也是差不多在我这个年纪出现的。嘛~虽然第一印象是一个长得好看的人,但后来发现是一个无聊的大叔呢。”
      “什么嘛~你现在也是大叔了哦!tsuyo!”
      今天的神社依旧和平呢~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~